笔趣看”最新网址:www.biqikan.com,笔趣阁、新笔趣阁备用站!
手机用户请访问:(m.biqikan.com
笔趣看 > 都市小说 >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 > 他,回来了(完)

他,回来了(完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看]www.biqikan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惊艳……所有人?

    很好,现在祈天河可以肯定他们俩说得不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不知道被误会成什么,他也懒得解释,干儿子,七日经,不举……这些事自然不可能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“就是舍不得那五个苗子。”

    鹦鹉的声音自脑海响起,直接剖析了祈天河的心理。

    被戳穿后祈天河面色不变,瞥了了何孟林一眼:“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大概能推测出对方想要做什么,自由玩家组建联盟或者公会之类的,至于老有所依……目测是想提供五险一金用来吸引更多玩家加入。

    这个项目能做大对他也没害处,祈天河不屑空手套白狼,准备在能力范围内帮助一把未来的组织成员,碰到投资意义大的潜力股,配套提供自家诊所半价的心理咨询,一百个人里总归有一个感恩的……可以留待日后进行新一轮选拔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很随意,本质上还是不相信会有多大的发展,毕竟自己是个新人,信服力不大。

    眼下最关键的是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“实力……”祈天河喃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有实力一切都是妄谈。

    闭了闭眼,引经据典给鹦鹉讲了几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故事,最后做总结:“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你要好好练,未来游戏一定会有我们一席之地!”

    鹦鹉:“……”把吃软饭吃得这么热血,也是一种本事。

    祈天河停止和它交流,突然看向何孟林:“你是从哪个环节推断出需要扮演的人设与穆强不睦?”

    “垃圾桶有撕碎的素描。”何孟林耸肩:“这间房里连根笔都没有,后来我发现穆强的房间有很多画。”

    撕碎别人的作品,是最直接暴力的一种发泄方式。

    何孟林从柜子里拿出一堆碎片,可谓碎得淋漓尽致,直言道:“复原是不大可能,我试过,这里面不只有一副作品。”

    祈天河毫不犹豫歇了拼凑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药片是在哪里找到的?”

    何孟林:“卫生间死角的地板缝隙里,冯军死得时候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祈天河有些惊讶地眉头一动,没想到这种细节也能被人抠出来,果真不能轻易小觑任何一个玩家。

    何孟林望着他在屋中瞎转悠,忍不住说:“你在找什么?我可以帮忙。”

    祈天河摇头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何孟林的勘察功夫堪比搜救犬,估计也没有太多遗露的细节,房间里这些东西的作用应该仅仅是暗示玩家需要走得人设。

    说话间盯着桌上的日历多看了两秒,又专门调出投影播放的历史记录。就在他们进副本的前一天,原屋主还在看电影。

    何孟林这会儿已经彻底缓过来,开玩笑说:“仿佛一觉醒来,大家都失忆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不记得从哪里来,为什么在孤岛,还得傻乎乎扮演着人设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他准备下楼,才遭遇过一场生死危机,现在只想去人多的地方,走之前迟疑道:“你还想去悬崖边看看么?”

    祈天河:“没必要了,危险系数太大。”

    触犯规则被杀人魔盯上,再乱跑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走到门口,何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