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看”最新网址:www.biqikan.com,笔趣阁、新笔趣阁备用站!
手机用户请访问:(m.biqikan.com
笔趣看 > 科幻小说 > 江湖风云第一刀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藏经阁

第二百五十四章 藏经阁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看]www.biqikan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少林寺,藏经阁。

    李不负和慕容博、鸠摩智三人一同来到了藏经阁门前,慕容博忽然停步道:“我今日带着二位来到藏经阁前,希冀日后慕容世家有求于二人之时,你们也能有所答应。”

    鸠摩智双掌合十,低声道:“日后慕容施主有所差遣,只要小僧可帮得上忙,自无不允。”

    李不负也大咧咧地道:“放心,令公子若要指点武功,我一定多多指点他就是!总之一回生,二回熟。”

    慕容博不晓李不负所说的是何意,只笑着点头,寻了个机会,带着二人进了去。

    三人一进藏经阁后,便分施轻功,各寻一处,在书架上面翻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藏经阁占地很大,其间的武学秘笈、佛法经文更是浩如烟海,汗牛充栋,数不胜数;大多数秘笈有所次序,然亦不乏错乱摆放,致使许多武学典籍难以寻见。

    李不负入藏经阁之后,随处翻阅,倒是没有太多要寻《易筋经》之意,只因他自身的修炼心法已是极为非凡,武功绝技也并未完全融贯,尚且不用去学旁家武功。他反而是去看了一些少林寺的刀法,观其要领,以期取长补短,再有长进。

    “这本少林寺的《降魔刀法》招式虽很简单,但一劈一砍之中,极得佛意,刀意甚佳,十分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门刀法,李不负是之前见到慕容复用过的,只是慕容复所用的徒具其形,不得其领,远远没有将“降魔刀法”中所蕴含的大智大勇,佛祖降魔之意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李不负在此细细体悟,他看了一会儿,将《降魔刀法》收在怀中,又寻片刻,寻得还有一本名列“少林七十二绝技”的《燃木刀法》,于是他又打算去看。

    这回他刚看了一页,忽听到旁边有一位老僧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“《降魔刀法》虽非上乘刀法,然而至简至勇,深具佛道,以之斩妖除魔,惩恶罚奸,便合其意,那么刀道自是无往不利;而这本《燃木刀法》使得虽快,但对于施主而言,却未必及得上方才那一本了。”

    李不负听到这番道理,不禁也点点头,认为这话说得甚是在理。

    但是突然他又惊觉,猛地回头看向后方,只见后方正立着一位枯瘦老僧,手持扫帚,垂于地面。他的脸上无悲无喜,只是有些慈和,默默而视,像是已站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李不负背后顿时惊出一片冷汗,以他的武功修为来说,若有人要想无声无息欺近他身,那无疑是难乎其难的,就连先前慕容博从其后方而来,也是被他一掌击退。

    而面前这扫地老僧却可不声不响就到了他的面前,甚至还出声指点了他几句,他对此竟一无所觉,实在令他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李不负心知是高人驾到,连忙说道:“晚辈本无意闯入藏经阁重地,全是.......全是被另外两个人逼的,前辈您大人有大量,可千万莫怪罪到我头上,我最多算是从犯,那两人才是主犯!”

    扫地僧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不负接着补充道:“那两人乃是吐蕃国师鸠摩智,还有慕容世家的慕容博!”

    扫地僧叹了口气,道:“好,你随我来,我与你去寻他们!”

    李不负不敢拒绝,只好乖乖跟在扫地僧后面,左穿右拐,畅行无阻,不过三两步居然便见到了鸠摩智。

    鸠摩智见李不负跟在一扫地老僧身后,心里诧异,但也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对,于是一掌劈出,火焰刀劲立时横空朝着扫地老僧击去!

    李不负也趁此机会,突地拔地而起,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轻轻一声响动,那火焰气劲到了扫地僧身前约莫三尺的距离,竟似被一面无形的墙所挡住,其间强横劲力竟完全化解在无形之中。

    鸠摩智见此大惊,连发三掌而去,却均是泥牛入海,无任何效用。

    扫地僧却始终只是站立原地,不见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鸠摩智见内力所形成的气劲无法对扫地僧造成影响,于是陡起一心,又将旁边一装满经书的书架“轰”地推倒,朝扫地僧劈头砸去!

    扫地僧摇头叹息,上前一步,托住书架,轻轻扶起,书却洒落遍地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这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另一处的慕容博,他急忙赶来,见到这扫地僧后,同样从其背后“嗖嗖”两指攻去,用的乃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“拈花指”。

    他显然在此门指法上的造诣极高,两指击出,轻妙无形,似风似雾,便欲取掉扫地僧的性命。

    而仍不见扫地僧有何动作,只是站立,那两道指劲到其身前,也就自然消散了。

    扫地僧转头又道:“施主的拈花指已有七成火候了,但若想要臻至‘佛祖拈花,迦叶微笑’的妙境,恐怕还需多多参悟佛法才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博大惊不已,心知遇上了一位高人,于是也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李不负早已走在前面,从来时之路返回,而鸠摩智、慕容博也紧紧随着他。

    那扫地僧慢慢跟在其后,也不见其怎么迈步,却就是能够轻松地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眼见着三人已要跑出藏经阁,扫地僧忽然呼道:“那位施主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他袖袍一动,步子一扬,竟是在眨眼间就掠了上来,其身法已非凡俗所有,更似神仙中人!

    而鸠摩智和慕容博听到“那位施主留步”,而非“三位施主留步”,心头顿起盘算,所思皆不相同。

    听这话说来,这扫地僧像是只会留下三人中的一人而已,并不计较另外两人。

    那么慕容博自然以为扫地僧在呼唤自己,只因他多年来屡次窥探藏经阁,早是“惯犯”,做贼心虚,他心想这一回那少林高僧是要将他捉拿回去的了;可他又觉十分的不甘心,不愿被留在少林寺中。

    而鸠摩智心头却又有不同想法,他从听说李不负与“苯教”有关之后,便对之生出提防之心。只因他在吐蕃时,为立密宗,多次扫荡苯教教众,与之势如水火,关系极差;他甚至怀疑李不负正是苯教传人,是故意前来对付他的。于是他倒想将李不负留下来,挡住这扫地僧。

    二人在短短一瞬,心中已闪过许多念头;而眼看着李不负奔在最前,已要跃出窗外,二人互视一眼,极有默契地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鸠摩智抓住李不负的左腿,慕容博抓住李不负的右腿,将其往后一拉,二人却借着这力道飞出窗外去了。